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命成长的见证

一念向上,奮起前行,大力推动中國傳統「立仁之教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香港大学社会学博士,香港立仁教育机构、立仁慈善教育机构顾问,广东省肇庆立仁实验学校校长, 肇庆市家庭和谐促进会会长,肇庆市社会工作协会顾问,香港注册专业社会工作者,在香港、新加坡 、马来西亚及中国国内大力提昌「立仁之教」。

【原创】敬爱孔子 --- 我认识孔子之经过 (一)【陈可勇】  

2013-09-13 23:39:30|  分类: 4. 我的公益事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言:

712日至16日期间,我带领肇庆立仁实验学校的师生27人和家长8人到山东曲阜参加“第六届全球中华文化经典诵读大会”。

我们在大会诵读的是“万世师表”。何以会选此文来诵读?

因为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认识孔子,乃至如我一样,敬爱孔子!

【原创】敬爱孔子 --- 我认识孔子之经过 (一)【陈可勇】 - 陈可勇 - 生命成长的见证
 “第六届全球中华文化经典诵读大会”上,诵读“万世师表”


开始读《论语》

我是12岁开始工作,18岁归信耶稣和开展我30多年晚上读书进修的夜校生涯。

在那时,我每天读《圣经》,且会购阅神学书籍。但,不知何故,我竟然买了一本《论语》来读。

那时,当然是不明白《论语》的内容,更不认识孔子。

之后,我又买了一本《孟子》来读,同样是不明白孟子所言之哲理。

21岁我与教会的一班弟兄姊妹到台湾旅行。

记得在游台北时,我最高兴是行书店。

那次游台湾,我买了一本《四书》。

因为看不明白,我把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四书》全都放在书柜内。

我有机会读孔孟之书,可惜只是擦身而过,错过认识孔子的机会。



谢云凤老师:尽己为之忠

22岁读中学四年级时,我有幸遇上教我语文的谢云凤老师。

谢老师以60多岁之年龄,日间在一所中学任教,晚上还教夜中学,为的是要让他的两个儿子在大学好好读书。

谢老师没有讲孔孟儒学,但,他以身教来向学生进行教化。他总是精神抖擞,风雨不改地晚上到学校教书。我最记得他常提到的一句教训:“尽己为之忠”。

这句儒家经典,一直指导我做人处事。孔子的精神开始埋藏在我心中。


爱上中国文化

24岁在香港学生辅助会荷兰宿舍任儿童辅导工作者时,有幸遇上同事马奋超先生,我和他同一间宿舍。他非常热爱中国文化,从他那里,我开始看钱穆先生、唐君毅先生、牟宗三先生、徐复观先生等新儒家的书。

同年,我开始每天看《信报》,特别爱看张五常教授的专栏和由一班香港学者合作写的「繁星哲语」专栏。

从那时起,我开始爱上哲学、爱上思考人生、爱上中国文化。



「法住」给我的启发

29岁那年,我因为慕张五常教授之名到香港佛教法住学会听讲座。

自始,我就与「法住」结缘。

1996年我已达36岁,在香港大学取得犯罪学硕士学位后,我便到「法住」跟霍韬晦教授学西方哲学。

同年,我非常幸运在「喜耀生命」初阶课程中,得到恩师霍先生开发,感悟自己是天地间的一个人物,生起志气,要学中国文化。

此后,我一方面接受「喜耀生命」课程之锻鍊,一方面跟随业师霍先生读《论语》。

在「法住」,我得到霍先生的启蒙后,开始读中国哲学;得到已故「喜耀生命」课程的总导师黎斯华博士之悉心栽培与用心教导,我开始读当代大儒唐君毅先生的著作。

通过他们,我进一步了解孔子伟大之处。


香港电台讲「四大圣哲」

2006年我应香港电台之邀请,主持「哲人圣道」的30分钟节目,用了20讲向听众分别讲述被德国哲学家雅士培称誉为「四大圣哲」的孔子、佛陀、苏格拉底、耶稣的生平事迹和他们对人类的贡献。

因为我对生命体会不够深刻、对义理世界亦了解不够深入、对个人修养未下工夫,那时讲孔子,只是停留在语言层次。



每天读《论语》

48岁那年,我开始每天读钱穆先生的大着《论语新解》,通过钱穆先生,我有机会一步一步深入认识历史上的孔子。与此同时,我开始读唐君毅先生写有关孔子的文章。

唐先生让我明白何以古今中国人,乃至整个人类,都当尊敬孔子,都当好好读《论语》。

【原创】敬爱孔子 --- 我认识孔子之经过 (一)【陈可勇】 - 陈可勇 - 生命成长的见证
 整个人类,都当尊敬孔子


后话

自从通过唐君毅先生,明白「学」的意义是「内有所觉,外有所效」。

我是略有反省自己的言行,多阅读几本伟人传记。

但,非常惭愧,我一直没有用心读《论语》,没有用心考察孔子之生平事迹,没有细心考究唐君毅先生是如何了解孔子,是如何讲解孔子的核心观念「仁」。

纵使我在课堂上讲述孔子的人文精神、在青少年锻鍊营内讲孔子的志学,但,这种了解,仍然是停留在概念层次,非常肤浅,孔子的人格精神仍是外在于我的生命。那时的我,只是在形式上尊孔,并没有起愿向孔子求道。我对孔子有敬爱之情是始自52岁那年。详情见另文。


 欢迎引用陈可勇的博客,请保留本博客链接:http://hychandennis.blog.163.com/


相关日志

【原创】唐君毅先生 --- 立仁教育的典范 【陈可勇】

论性情教育与经典诵读的配合[陈可勇

新年之始,让「革心」之性情教育遍布大地[陈可勇

与国运共浮沉──中国教育六十年[陈可勇]

建立和谐社会、健康家庭和树立人格之道 ──论推广性情教育之重要性[陳可勇]

「失学」与「失教」--- 说中国当前之教育危机[陈可勇

「勤上网,忙打机」─我们的下一代还有希望吗?![陈可勇

「志学」──二十一世纪青少年教育的希望[陈可勇

人的成长,是抗拒诱惑,解决问题的基础![陈可勇]

暑假─危机至![陈可勇]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0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